用户名: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我要投稿
查看
大师轶闻

陈丹青:可爱可敬的大羽老师

    七十年代末,文革接近收束,南京城的画圈子虽然还在画着革命画,其实日常很开心、很有趣,因为有人物:亚明、宋文治、钱松岩、林散之、高马得……各有相貌,各有才调,各有本事,个个都是性情中人。那时的名家哪像现在的四流角色装不像地装呢,我记得除了省市画院的几位老先生,论学院里的名师,则大羽师是最可爱的老活宝。   我岳家有幸,至今墙上挂着大羽老师文革晚期画的四条屛,有公鸡昂首,有紫藤缠绕,笔墨雄健,设色丰腴,每瞧见,便即神旺,收进大羽老师的集子里,绝对上上品——“其人其画”,虽不见于所有画家,但在大羽老师却是说的正对。他是广东人的那种肥头大耳,但见他表情说话,都是饱满憨直,一股子豪气,看他的画,就只这等天生的豪气才能画得出。南粤一路国画本来热烈,我不知大羽老师以怎样的师承与缘分,由南而北,久居金陵,似乎洗去些许粤人纸端的浓艳,转成几分江南气,然而照样是朗健雄强的。   论政治身份,大羽老师是正宗老党员,这等老党员,其实早先都是民国时代的新青年,率真单纯,又和今时装出来的党腔,全不是一回事。文革中期大羽老师给批成黑画干将之一,自是荒谬,但我1975年见他时,及今想来,骨子里还是民国广东少年的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