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我要投稿
查看
□ 您的位置:环球雅葵艺术网 >> 笔墨香 >> 大家随笔 >> “书”入“书”出的生命活体
大家随笔
“书”入“书”出的生命活体
作者:许 江 发表时间:2012-7-27 18:18:25 评论:

国桥的铜版画就如一本书,一部与印刷相关的思想追问的书。

中国是印刷古国,早期的印刷术导源于古代碑刻的捶拓和印玺的技艺。南宋时,当西方还处在手抄传本的时候,古城临安已经流行精美的印刷书籍,并在今天众安桥一带形成繁忙的书肆。瓦子勾栏与书行书肆连缀成了古都最早的文化产业,从此勾划出一个个朝代的兴荣衰亡,一代代学者书者的心灵梦想。

国桥在他的博士论文《“在场”的印刷》中,评叙与版画纠葛在一起的印刷工艺的历史现象,并凝重地审视这种“工艺化”的历史叙事中版画与版画人之间的“断裂”。如何让版画艺术在现代印刷技术的种种“关怀”中返回“生活世界”,返回生活的“在场”之中,是国桥在这篇当属中国历史上关于版画艺术的第一批博士论文的主题。

国桥采用了书页的方式,切入他的艺术创作。书、印刷、版画,这一系列关于拓印的历史产物,被聚集在国桥的关注之下。国桥所要追问的一如他的论文中的思考:如何消解书、消解公共阅读催生的技术化倾向所带来的“生活世界”的隔膜;如何让版画从日益科技化的印刷技术的沉沦中,返回活生生的个性生命的思考。国桥的方法是用图文相交叠的方式,让文与图如笔记手写一般地,涓涓流出,仿佛信手拈来,带着鲜活的墨迹,甚至着意保留修改的涂痕。

无论文或图,国桥都给予了很强的书写性,或者说,他让图和文都如书写般地倾出。正是这种书写,让版画之“版”得以转化其与生俱来的间接性,还原而为与印制过程相伴相生的“现场”。这种书写从某种意义上“颠覆”了版画印制的技艺隔膜,使其成为“视之像”的从心而出的直接通道。这种书写有不周与破绽,有涂改和偶发,正是这些不周与偶发,成   为国桥“书页”中最为感人的地方。

国桥的“书页”拥有一个总题:“口述历史”。口述是即时的,口述的历史带着口述者的“在场”之感,即时地记录其种历史追问。国桥的追问相当宏阔,从历史到生命,从语言的牢笼到超真实的冲破,从凝视中的“巴比塔”到微茫的“哀歌队”,从泛滥的虚无到“干涸的唯物”,几乎遍及了当代青年的犀锐的思想触角。“书页”的图文叙事同时采用两种图像的踪迹:一种是公共阅读的历史性图像,那几乎是一个时代标志式的符号空间;另一种是草图或笔记式的书写印痕,那是个人的阅读面对时代符号所撞出的火花。在这里,国桥将个人的阅读放置在时代图像背景之上,并不失时机地形成一种交叠的“视痕”,这种交叠的“视痕”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当代阅读中的生命镜像,甚至是被公共阅读所掩蔽的个人心像。那隐秘的个人心像往往瞬息即逝,只有在与阅读密切相关的生活世界中,才能把握。那前一种的符号空间是图像的输入,那后一种的火花则是不期而遇的视像的输出,这输入和输出都采用如“写”的方式,其根蒂处呈现的是时代阅读的活脱脱的生命活体。

国桥的《口述历史之思想的膜拜者》中有一段文字:“当思想成为一种思想(这个“思”、“想”是反的,制版时需用photoshop反转),历史成为一种书写,我们的膜拜又是什么?”版画之版是反像呈像,这种反像绝不是某种既定的正像的影子,我们思考和叙述的也绝不是某种历史的简单重复。那文的上方悬着一幅图像,那是一层层荡开的涟漪?抑或是如墙如纬的禁锢呢?那文与图相互交叠和撞出的质疑和追问,是否正是思想的活的动源?

(来源:环球雅葵艺术网)
评论区
声明:网友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看法,不代表雅葵艺术同意其观点或是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