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我要投稿
查看
□ 您的位置:环球雅葵艺术网 >> 档案馆 >> 吴昌硕 艺术成果
吴昌硕艺术成果

吴昌硕是我国近代海派杰出的艺术大师,与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合称“20世纪传统四大家”,吴昌硕为四大家之首。吴昌硕对绘画、书法、篆刻、诗文均有精深的造诣,其中绘画成就最高,影响最大。特别是他的阔笔写意技法和诗、书、画、印的完美结合,对近代绘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并将20世纪文人绘画推向了新的高峰。吴昌硕的绘画艺术主要反映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构图布局讲究气势。吴昌硕的构图与书法、印章的布白相似,喜取“之”字和“女”字的格局,或作对角斜势,题词或长或短,都根据画面气势来安排。如梅花枝杆很少有直上的,但为了强调画面的气势和艺术效果,他采用了枝杆向上之姿。

其次,书印入画重视神韵。吴昌硕有着很深的书法和篆刻功底,他自己说:“我平生得力之处在于能以书法作画”。他的用笔采用悬腕中锋,笔力苍劲老辣,力透纸背。他常用篆笔写梅兰,狂草作葡萄、紫藤等,所作紫藤疏密有致、繁而不乱,画面效果十分动人。另外,他的松、竹、荷花、山茶、牡丹、水仙、葫芦、蔬果等均表现出极强的生命力。

再次,色彩追求鲜艳厚重。吴昌硕用色似赵之谦,喜用浓丽对比的颜色,尤善用西洋红写红梅、牡丹,色泽强烈鲜艳。最见性格的是他敢用大红大绿,常以红、黄、绿诸色调入赭墨,在冲突中取得协调。

最后,诗书画印有机结合。吴昌硕创作的每一幅作品,从绘画题材、构图布局、笔墨设色、落款钤印,无不经过仔细推敲,成竹在胸,“笔到意随”。许多作品还留下了诗句来衬托画的内容,寄托他的思想感情。所以,吴昌硕诗书画印的完美结合堪称一绝,并对近代画坛影响极大。

吴昌硕曾任西泠印社首任社长,他的书法长于篆、隶、真、行,尤精石鼓文。他曾说自己:“曾读百汉碑,曾抱十石鼓”。可见他临写石鼓功力深厚,用笔结体,朴茂雄健,自成一家。他的刻印上远宗秦汉,近取邓石如、吴让之、赵之谦,遒厚劲古,开古来之风。在民国时期,他与钱瘦铁、王冠山(冰铁)并称“江南三铁”。日本人对吴昌硕极为推崇,称赞吴昌硕为唐之后第一人,并专门铸造吴昌硕半身铜像,赠西泠印社陈列。由于吴昌硕艺术成就大,跟其学字画的人很多,王震、赵子云、诸乐三、陈半丁等都是他的弟子。

吴昌硕流传下来的作品较多,但其作品历来为人们所珍视,早在民国时期就享有很高的声誉,当时画价与张大千、吴湖帆、溥儒不相上下,属市场最高者。上世纪20年代,日本人来上海买吴昌硕的画,开价达100两银子,那时,由于吴应酬多,有时不得不请弟子赵子云代笔。20世纪80年代他的作品开始进入海外拍卖行,成交价均在数万元左右。80年代中期,吴昌硕的精品开始突破10万元,如1987年他的《山水》在香港拍场上以12万港元拍出。到了90年代初期,他的作品价格在海内外藏家的追捧下,扶摇直上,如1990年他的精作《花果册页》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以132万港元拍出,创当时吴氏作品市场最高价。而其一般作品也动辄在10万元以上,如《菊石图》和《曼倩移来》在1991年苏富比拍卖会上分别以12万港元和48万港元成交;《红绿梅花》成扇在1991年佳士得拍卖会上写下7.15万港元的佳绩。

吴昌硕的书法也有不俗的表现,在书法中,以篆书价格最高,有的篆书价格与绘画作品价格不相上下,如1990年他的两幅篆书在香港拍场上拍到16万港元,一幅横披拍到8万港元。1993年他的《篆书》对联以10.3万港元成交。此后,吴昌硕的书法作品居高不下。难能可贵的是,1998年尽管中国艺术市场受到了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影响,但吴昌硕的《牡丹丛兰图》(192厘米×28厘米)在上海朵云轩拍卖会上仍创下49.5万元的佳绩。近两年,随着大写意作品逐渐受冷落,吴昌硕的作品也受到影响,价格有所回落,但每有佳作,价格仍然不低。1999年《古木幽亭》(41厘米×28厘米)尺寸只有一平方尺,结果被翰海拍至31.9万元,2001年《花卉12开册页》在上海拍至60.5万元。2003年后其作品价格更是大幅飙升。2004年《花卉12条屏》在嘉德拍卖会上以1650万元拍出,令市场为之惊叹。从市场上看,他的花鸟题材的绘画作品能创下如此佳绩实属不易,从中反映了吴昌硕的艺术有着迷人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