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我要投稿
查看
□ 您的位置:环球雅葵艺术网 >> 档案馆 >> 贾科梅蒂 艺术成果
贾科梅蒂艺术成果

  作为二战后欧洲雕塑创作中最强的一位,贾科梅蒂的重要性在于:作品中具有丰富的视觉和哲学源泉,他强烈地驱使自己去抓住他在外部世界感觉到的瞬息即逝的幻觉,以及要完整地反映人类形象的需要。

  在1965年,即贾科梅蒂死前一年的最后一次个人作品展示会上说:当代艺术的一个最大文化特征,是它表明自身存在的“现实”意义。它由大众的共同“需要”为前提,这样“当代艺术”才被“抛入了我们的现实生活之中”。

  他确立了独特的现代主义雕塑语言:在现代雕塑史上,他以其对开放空间结构(open-space construction)的探索确立了独特的现代主义雕塑语言。年轻时他曾是一个优秀的超现实主义雕塑家,为了表现他“亲眼所见的东西”,他以近十年的隐居生活,苦心孤诣地探索一个最有限的主题——人物和头像,他在最大可能范围内进行形式的实验。无论单人像或是群像,贾柯梅蒂独特的火柴杆式的人物展示了一种人类精神的影像,尽管孱弱无助,但却直直地挺立着;尽管伤残而犹疑,但却行进着寻找着。它几乎已始终不变地被作为现代人孤独感的完美写照。

  他曾在四十年代末对马尔罗说,在“布满历尽劫难的创伤”般的雕塑外表上,掩饰的是那种人类工业社会带来“深深的悲观及焦虑感”。马尔罗对此反应是:即使在今天,人类文明的异化“所铸就的自身悲剧命运”,是那种“永远摆脱不了的孤独感”所引发的。因此,马尔罗和萨特异常兴奋地赞许贾科梅蒂刀镌之下的这些纤细麻竿似的既“丑”又“怪”的金属生灵。它们成了萨特“存在与虚无”主义的形象图式展示:表明了人们对不合理的理性世界作出无奈的“反抗”态度。

  贾科梅蒂的现代艺术成就,它不再是以“金属”媒介来可圈可点的。他大量的实验性作品,因为契入了浓郁的“人道主义”思想,才使得他的“实验”更加成熟。他以一个哲人的智慧,站在社会的底层,与架上的“小人物”谋合“无产阶级”的风格,才造就了他的大众艺术,或人道主义的艺术。

  2010年2月3日,拍卖师在英国伦敦苏富比拍卖行拍卖他的雕塑作品《行走的人》。该作品最终以6500万英镑(1.043亿美元)的价格成交,刷新了毕加索《拿烟斗的男孩》创下的1.042亿美元的单件艺术品拍卖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