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我要投稿
查看
□ 您的位置:环球雅葵艺术网 >> 档案馆 >> 名家访谈 >> 杨之光:没有传统文化所有高校都是如此
杨之光:没有传统文化所有高校都是如此
作者:佚 名 发表时间:2012-7-29 11:22:45 阅读:178
  著名画家杨之光曾任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主任、副院长,岭南美术专修学院院长,退休后又组建杨之光美术中心,继续从事美术教育工作。在50多年的从教生涯中,杨之光经历了各种社会形态下的美术教育,对美术人才的培养有着切身体验,对其存在的弊端亦有深刻了解。


  当说起美术教育体制的缺陷时,杨之光虽然能侃侃而谈,且锐见迭出,不断提出“改革”的想法,但“无奈”、“没办法”、“要看时间”之词也总是使其陷入沉思。一位年过八旬的美术教育家亦对中国美术教育体制表示无能为力,这个体制到底怎么了?

 

  谈英语考试 理解陈丹青辞职 英语考试必须改革

  记者:著名画家陈丹青曾痛陈美院招生中,一门英语将很多优秀学生挡在门外,奔走呼告仍不得解决。最终,他以不适应体制为由辞去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之职,引起舆论哗然。著名导演冯小刚也对英语考试给予严厉抨击,“往往画画好的天才因为英语不好而落选,英语好的往往专业很平庸。”您如何看待陈丹青与冯小刚的言论?

  杨之光:我非常理解陈丹青的认识与心情,他因此从清华大学辞职,我觉得一点也不奇怪,有一定的道理。这种考英语的招生统一标准太机械了,一刀切的形式很容易引起很多人的反感。况且,教师评职称也要考英语。如果这样,齐白石也当不了美术学院的教授。用外语来要求国画家,是绝对不行的。

  记者:这是不是意味着美院招生可以取消英语考试?而事实上,这种呼声在社会中一直很高。

  杨之光:那也不必彻底取消,我们首先要研究它的科学性在哪里,再进一步完善。过关就行了,没必要有多高的要求。学英语,知道个常识就行了。实际上外语是有用的,我曾在美国那么多年,对此深有体会,有一门外语方便得多,我当时就苦学英语。我回来后就曾在课堂上表示,英语还是有用的。但有一次,我的老师叶浅予先生来广州美术学院讲学,当场就讲学外语没有用。他给我唱反调,这一句话就全砸了。(笑)还是那句话,艺术界里面一刀切没有必要,一定要改革,教育部应该注意到这个问题。

  记者:你有没有陈丹青类似的经历,因为一门英语不过关而招不到学生?当时是如何想的?

  杨之光:有过。有一次招研究生,学生英语就差2分,但也没有办法,非常可惜。我认为,艺术生可以破格录取,但在现行体制下,英语成绩太差的话也进不了美院。

 

  谈文化教育 缺少国学影响 年龄小一点的很少有通才教授

  记者:广州画院原院长张绍城在接受收藏周刊记者采访时,曾说“广州美术学院没有文化”,不重视学生文化素质的提升。你是否同意他的观点?

  杨之光:说广州美术学院没有文化过头了,应该说是没有传统文化。其实这也不仅是广州美术学院的问题,所有的高校都是如此。就美术教育而言,旧传统断了,新的传统也进不来。我们正处在社会的变革期,就只能是这样的结果,没有办法。

  记者: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样的局面呢?

  杨之光:政治的变革很关键,比如文革,就把整个传统腰斩了。当年破四旧,批林批孔,批完了就不可能像以前那样认真地去研究传统。说到书法,其实广东的书法水平很有限,要求书法家达到多高的水平其实很难。就国画而言,我这个年龄段还有点优势,比我小的,就麻烦了,很少有通才的教授。我从小家里还有点国学的影响,没有这种影响,教学生就教不起来。怎么教呢,自己就这么个水平。很难的,真的很难。

  记者:在这样的情况下,美院又该如何做来扭转文化教学的困局?

  杨之光:希望只能寄托在后代。国学复兴了,孔子又回到他原来的位置,那就差不多了。将来的教师的水平,应该比我们高,诗词书法等传统文化的修养,会好很多,但现在还看不到这种前景。现在,你给老师提全面要求,他忙不过来。

  记者:你在教学中会不会有意识地引导学生去学习古诗词等传统文化?

  杨之光:引导不是我个人的力量。社会的影响、学校的影响很关键,都在批林批孔,你能教什么?学生又能学什么?老师也不能被引导去补传统文化,他应该自觉地认识到自己要补哪一块儿。

 

  谈教育管理  艺术不是全才是偏才 领导对这种特殊性应该宽容

  记者:你如何看中国特色的美术教育体制,其最大弊病到底在哪里?

  杨之光:通过比较,我发现我们的美术教育还是比较好的,融合了欧洲、延安与传统的教育方法。而最大弊病在于,艺术有一个特殊性,而经常遭到否定。否定艺术的特殊性是不行的,重视不足和领导不研究艺术有关。他们不太清楚艺术的规律,却来管理艺术。我要强调,艺术不是全才,一定是偏才;有的教授有他的特殊才能,有他的不可替代性,对某一方面的理解特别深刻,对学生的影响也是不可估量的。一定要尊重艺术,尊重偏才。不过很可惜的是,领导缺少这种悟性,他们对艺术领域的特殊性很少有研究。宽容度大,才能培养出各种各样的学生。黄一瀚是我的学生,但其艺术面貌和我的很不一样,一定要给予鼓励。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可以鼓励的,现在傻机构够多的了。(笑)

  记者:你能否举例谈谈领导缺少尊重艺术特殊性的悟性?

  杨之光:记得有一次, 某领导来我们学校看毕业生作品展,对于变形的、怪异的作品很不感兴趣。他不懂,却乱评论。我觉得很遗憾,领导这样讲太搞笑了。(笑)果真这样的话,毕加索、马蒂斯都没有意义了。艺术教育关键是提高领导的水平,老师有这样的看法,领导又要有什么样的看法,理解不理解?支持不支持(老师的看法)?你给领导讲了半天,但领导不听,那就麻烦了。领导的水平比老师的水平还要重要,或者说教师的水平决定于领导的水平。咱们中国的体制就是这样,领导一句话,那就玩了。

  记者:如果你有一个做美术学院院长的机会,你会采取哪些措施来实施你的教育理念?

杨之光:在破格录取学生方面会有大的动作。但也会面临很多杂事的烦扰,比如一轮轮的评估,学科点、博士点的申请,太多形式了,很要命的。最怕不科学,所有的领导出问题就出在这里。在整个体制中,我做了领导也可能没有办法,只能靠改革的积累。

(来源:环球雅葵艺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