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我要投稿
查看
□ 您的位置:环球雅葵艺术网 >> 档案馆 >> 名品赏析 >> 霎时锦绣江山出——近读陆俨少《峒关蒲雪》
霎时锦绣江山出——近读陆俨少《峒关蒲雪》
作者:佚 名 发表时间:2012-7-29 12:26:04 阅读:131

                

 

  随著秋拍的日渐临近,在反反复复的遴选中,笔者能比诸位鉴家更早、更近距离地观赏触摸到那些令人激动的作品。陆俨少绘制于1956年的没骨山水——《峒关蒲雪》,即是一件令人过目难忘的杰作。

  没骨山水相传为五世纪初南北朝时期,张僧繇所创立的一种山水画技法,直接以青绿、赭、白诸色,堆染成山石云水树木。唐代的杨升最擅长此法,可他自己也没想到,他创绘的《峒关蒲雪》,竟成了十几个世纪後还能启迪後世的旷世名作。明朝董其昌,近人吴湖帆、张大千都认真摹绘过《峒关蒲雪》,这件作品甚至是吴湖帆绘画生涯中最重要的代表作之一。

  而这幅不朽的名作,自明代董其昌有幸见而临摹之後,就此消失了,甚至跃过了清代,被人们遗忘了整整三百年!直至近人吴湖帆,是他发现了董其昌临本。他於1949年所临的《峒关蒲雪》中讲道:“唐人画几无真迹,绢八百年将失魂。幸有《峒关蒲雪》,香光(董其昌)传写杨升笔。漫施朱粉堆金碧,枫叶芦花秋瑟瑟。正恐天昏地暗间,霎时锦绣江山出。”

  此帧陆俨少的《峒关蒲雪》,不知参自何本。就笔者所知,1956年正是陆俨少踌躇满志、笔锋正劲的时候,他以劲健的笔触,参以宋元的格调,将《峒关蒲雪》画得灿烂缤纷。大家风范,在此图中已显露端倪。

  陆氏《峒关蒲雪》的构图,辽阔平远。近景有青山红树,陂塘人家,树根、土坡上的微微积雪,点出了画题。中景则以元人笔致绘土坡小丘,蒹葭苍苍。更远处,浮云如织之中,渐显翠峰远黛,一驼皑皑白雪,十分醒目。非同于一般的雪景山水,虽笔墨满纸,却感觉笔划破碎,画境闷塞。要不就是残山剩水,感觉凄凉。

  陆氏《峒关蒲雪》的色彩,灿烂缤纷,极其浪漫。常见的雪景,往往是不毛之丘壑,枯枝败柳,天也彷佛褪尽了颜色,灰白惨澹。唯一的色彩可能就是堆砌在山顶树巅之上的积雪吧(往往也仅以留白法成之,非有真的白粉)。而观此幅《峒关蒲雪》,彷佛是春山、秋山争艳,一夜之间骤降大雪,於是绿色葱茏的山上、红艳艳的树间又罩上一层薄薄的白色的妆,真个是娇美异常——这是笔者见过的天下最美的雪景山水!

  耐人寻味的是,除了董其昌,隔了清代三百年之後,谁都没见过杨升的真迹,所以大师们尽可放心大胆地各擅所能,描摹自己心中的《峒关蒲雪》。吴湖帆重在色彩,陆俨少意在用笔,皆画得那麽认真专心,有腔有调,且自信以为得其真传和神髓。吴湖帆还能谦虚的说,画此图是“追忆唐人画源,凡有清三百年来,无问津者。幸赖是本,摸索耳”。陆俨少则快语直言道:我的这张《峒关蒲雪》,跟杨升应该不会差距太远吧(“予以意为之,彷佛往哲相去或不甚远耳”)。

  杨升、吴湖帆,因为《峒关蒲雪》而不朽。陆俨少,也将因为重摹再传《峒关蒲雪》而不朽。

(来源:环球雅葵艺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