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我要投稿
查看
□ 您的位置:环球雅葵艺术网 >> 透视镜 >> 名家访谈 >> 蔡国强访谈:我其实呈现了一个很大的矛盾
名家访谈
蔡国强访谈:我其实呈现了一个很大的矛盾
作者: 发表时间:2012-7-29 16:00:48 评论:
  不久前,杭州西湖湖心,以火药为画笔,以丝绸为画纸,炸出一个西湖全景图。
  4月20日,蔡国强大型个人展览《春》在浙江美术馆开幕,这是他近两年来在内地举办的最大展览,共展出23件火药画作。《西湖》当之无愧成为扛鼎者,两层绸画中的一层环铺展厅四壁,上笼有轻纱,犹如一幅泼墨山水,而另一层则平铺地面,周环有步道,营造出了水中倒影的效果。
  一个“玩火”的艺术家,一个坚持“玩火”的艺术家。对蔡国强来说,用火药作画只是一种创作手段,而他的作品之所以受到世界各地人们的青睐,更在于他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
  蔡国强1986年至1995年旅居日本, 1995年移居美国纽约至今,但他坦言,在西方生活这么多年,他平时并不经常去看展览,为什么?蔡国强答:“我要保护自己的动物属性,这最珍贵。” 不久前,笔者通过电子邮件采访了蔡国强。

 

  火药的魅力在于难以控制
  徐琳:您从1984年就开始探索火药艺术,最初的动机是什么?
  蔡国强:我这人胆小谨慎,需要找一个东西对自己进行破坏和干扰,这样东西应该是我难以控制的,最终我选择了火药。小心翼翼是好事,但艺术家小心翼翼却不是好事。我那时候就已经意识到自己画画不够大气,缺乏破坏力
  徐琳:选择火药,是因为它有破坏力么?
  蔡国强:我认为好的艺术家,他需要有某种野兽的特质在身上。对我来说,火药最大的魅力在于难以控制性和偶然性,像是一种命运似的,创作的背后似乎有另一位艺术家在参与。当然更重要的是,抚摸火药的过程和爆炸瞬间,让我很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追求与探索。
  徐琳:您每次创作都要准备相当长的时间,是为了在可控和不可控间获取最大的主动权么?
  蔡国强:对,每一次我都要很认真准备每个细节,包括火药比例、安全措施等等。艺术本身就一直是跟偶然性、不可控制性联系在一起的。
  徐琳:这种偶然性会影响艺术的价值么?
  蔡国强:正因为偶然性,才会呈现出不同的艺术效果。偶然性正是同中国古代精神融合的,是我们跟大自然对话。 积蓄多时,最后爆发,在电光火石的一霎中完成自己的心血,生命也大抵如此。
  徐琳:《西湖》是您第一次在室外现场制作火药画,也是第一次用丝绸代替纸张作为画布。
  蔡国强:是的,但我是个非常乐于冒险的人,我有一个扔香蕉皮的理论,一定要给自己扔香蕉皮,扔了香蕉皮,才会小心翼翼,才会有张力,即使踩到香蕉皮摔倒了,也没有关系。
  徐琳:火药,其实是很暴力的材料,您也炸坏过一些美术馆,失败过,甚至还专门做过一个失败情况的展览,叫《运气不佳的一年》是么?
  蔡国强:我觉得很好,艺术不要太沉重,不要怕失败,搞砸了又怎么样呢?有问题也是艺术的魅力。《运气不佳的一年》专门展了那两三年失败的一些计划,其实非常感人。有一次我在加拿大的峡谷,所有人都在峡谷上往下看,但那天整条200米长的风筝都掉到了水里,大家围着看了半天,一直到很晚什么都没看到。当我回到美术馆,美术馆大厅正在举行宴会,我一走进去,全体热烈鼓掌,我很感动。
  徐琳:您很喜欢对比强烈的东西或情感,比如丝绸和火药的搭配。
  蔡国强:《西湖》选择丝绸,一方面是因为它是杭州著名的特产,另一方面丝绸的表面特别适合表现水面波光粼粼的效果。火药原本是暴烈的,但是如果在丝绸上处理得好,这种柔软和弹性就无可替代。
  徐琳:2005年开始,在之后两年半的时间里,您几乎没有做其他事,而都在坚持为奥运会开幕做艺术创作。 

  蔡国强:《大脚印》是我一直想做的一件事,我在艺术圈在国外做那么久了,如果说是为名誉、为名利,那是完全不必要的。我长期以来都想对盛典、仪式做点什么,为什么美术史上盛典不能成为艺术?而艺术最初就是跟仪式、盛典有关。所以我去竞标了,奥运是个很合适的机会,也为我挑战自己提供了平台。

上一页123下一页
(来源:环球雅葵艺术网)
评论区
声明:网友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看法,不代表雅葵艺术同意其观点或是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