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我要投稿
查看
□ 您的位置:环球雅葵艺术网 >> 扬声器 >> 艺评撷英 >> 陈作丁与大写意山水画
艺评撷英
陈作丁与大写意山水画
作者:曲 辰 发表时间:2012-7-29 12:54:15 阅读:749

  三十年前,“晴川画会”首展在全国巡展,陈作丁先生写意山水画的“用笔结涩如屈铁,有金石之古朴,用墨充沛如泼注,亦浑厚华滋,景象变幻,气势沉雄”(陈方既《湖北十个人的画》,1981年)就引起国画界的广泛关注。十年前,在《晴川画会二十周年展》上,先生笔下的山水传达出他“坚信笔墨是中国画审美效果的根本,二十年来狠抓不放,如今线条更加屈铁,落笔如风雨雷电,墨色浑厚华滋,收而不拘,放而不野,画风具有新古典主义的特色”。( 陈方既《晴川画会二十年国画展•序》1999年)。近年来,先生大写意山水画“……致力于传统与当代的通变,着意构建以笔墨为主体地位的现代大写意山水画新格局”( 陈方既《陈作丁中国画作品选集•序》,2001年6月)。作为当年晴川画会顾问的陈方既先生对作丁与大写意山水画的判断一语中的,不可谓不知人,不可谓不识势。



  横览当今画坛,风云迭起,名家辈出,但大写意山水画却不尽人意,以致在各类大展中虽时有偶见,然不少为熟练的疏阔,草率的粗放。当有幸拜读陈作丁大写意山水画时,细细品味方既先生对它的评点,我们是否需要重新认识作丁的大写意精神和大写意语言对当今山水画坛的启示?

  纵观中国画史,大写意倾向的作品最早出现在山水画领域,如唐张璪的“双管齐下”、王洽的“泼墨成画”、宋米氏父子“云山墨戏”;其后波及人物画领域,如梁楷泼墨人物。花鸟画大写意出现最晚,明代才成熟,沈周、陈淳的水墨花鸟只能算是小写意,中写意,到徐青藤笔下,才真正成为水墨淋漓、姿纵豪放的大写意。其后,历经石涛、八大、扬州八怪、海上画派的传承与发展,进入20世纪则有吴昌硕、齐白石、傅抱石、潘天寿、石鲁、李苦禅、朱屺澹等大家在创新中形成各自鲜明的艺术风格。他们有的以金石书法的功力融入绘画,创造出雄奇古拙的风格;有的以浓烈的色彩与淋漓的水墨相互生发,别开生面;有的融原始的、民间的意趣于文人笔墨,大俗大雅,大大拓展了山水画大写意的创作视野,他们尽管创新的着力点各异,继承的传统基因有别,绘画元素结构方式不同,但大体是在文人写意画基础上的开新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因此,都具有基本相同的审美特征:淋漓尽致、浑厚华滋的墨韵,简约精练、天马行空的笔致,物我交融、似与不似的意象。

  与此同时,山水画的品评标准也随着艺术实践的写实到写意、山小写意到大写意这个进程不断被补充与修订。至宋以后,由于新兴的尚墨趣之风兴起,那种重韵、重形之谢赫“六法”“何啻枘凿”难以应对尚墨、尚意之新变,于是五代荆浩及时提出“一曰气、二曰韵、三曰思、四曰写、五曰笔、六曰墨”的新则,至此,笔、墨、写、意合流,确立了写意山水的基本圭泉。其后,由于理论的创新与指导,写意山水的实践一发不可收拾,其中尤以大写意为着,如同大草风麾于唐“驰毫骤墨列奔驷,满座失声看不及。”

  进入当代,由于国势开张、国门开放、政治开明、民心开朗、艺苑开新,大写意山水画有了更多的探索者,其中不少人甚至吸纳西方艺术构成因素,推进形体单纯化如夸张变形,造成奔放扩张的现代感的个人语式。但从整体看,当代山水画“小桥流水”者多而“大江东去”者寡,因此重“画”而轻“写”者,开流者众而溯源者少。因此,写意山水突破的力度和广度至为潺弱。时代呼唤着有如傅抱石、石鲁的一代大写意山水画的领军人物,因此,在大写意山水画这个与国势大张相适应因而极具发展潜力的领域里。陈作丁无疑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与推崇的大家。



  在谈及大写意山水时,陈作丁往往引用荆浩回复某索画和尚的一首诗:“姿意纵横扫,峰峦次第成。笔尖寒树瘦,墨淡野烟轻。岩石喷泉窄,山根到水平。禅房一时展,兼称可空情。”大笔墨、真性情即是他阐释“大写意”的重要立足点。正是在这个方面,陈老传承了中国画大写意精神:

  “大”——

  孔子云:“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大”,在儒家看来,重在人格的磊落坦荡,大有作为且凛然正气薄及云天。“大”,也是先秦美学的一个重要理念,老子以“大”为重要的美学范畴,“大音”、“大象”、“大辩”——乃至“大巧若拙”等等,无不以“大”为极致,庄子亦云:“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大美”,是有如庙堂高峻、天地宏阔之气象。在陈老看来,大写意之“大美”,无不以自身浩然之气表现为作品视野之宏阔、用意之深邃,立象之壮观、运笔之奔肆、泼墨之淋漓、结构之概要,如此之“大气”,从更高层面显示了画家本质力量的丰富性,因而具有独特的审美意味。

  “写”——

  古“写”(写)是象形字,状如禁于屋中之鸟(因之必夺门而出而后快),引申为渲泄、倾吐之“泻”,转义为移置、描摹之“写”。据考,大约春秋之际,“写”开始介入书画领域。因此,一个“写”字,在书画创作中,既表现为对对象的“写形”(传移模写),又表现为通过写形传达对象的精神气质之“写神”、“写生”(“以形写神”,“传神写照”),还表现为主体倾泻情性的创作意态(即泻意,别解为“写意”)。作丁先生的创作,具有极强的“写(泻)意”状态,“写”,在他的创作中,既表现在作品的结果中,又体现在创作过程中。由于“写”画的放达不羁,作者的使性任情得以更充分、更直接的流露,所以“大写意”往往为性情中人所好,作丁忧先生即是个中人。他身体力行,格外推崇排斥“执”、“障”,因而“解衣般礡”、“醉里得真如”的“写态”。这种“写”态,是围绕运笔而倾吐的真性情,通过“写”,有如书之大草的笔韵承载心灵的震动,其笔意既写主体的意气,又写客体的意象。这种“写”,往往还表现为“神”到笔不到的“大意”。

上一页123下一页

(来源:环球雅葵艺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