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我要投稿
查看
□ 您的位置:环球雅葵艺术网 >> 扬声器 >> 艺评撷英 >> 形神并至 笔境兼夺
艺评撷英
形神并至 笔境兼夺
作者:薛永年 发表时间:2012-7-29 13:12:30 阅读:516

  宿墨多君变晶莹,最平凡处最关情。


交融境象开生面,淡远空明胜有声。

 

上个世纪中国画最突出的成就在人物,水墨人物画以“现代浙派”为一大劲旅,而出身于“现代浙派”的吴山明又开创了不同师辈的“当代吴家样”,贯通了传统与现代,融会了人物与山水,形神并至,笔境兼夺。人物形象化入了氤氲的自然,神韵生动;笔墨像闪烁的黑水晶,单纯璀璨;意境像竟陵派的诗篇,淡远空明。其意象,境界和笔墨之美,显现出特有的艺术魅力,在当代画坛独树一帜。思考其成功之美和所致之由,显然是饶有兴味的,也会引起宝贵的启示。

 

发展意笔人物的两大问题

“当代吴家样”形成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在此之前,水墨人物画经过长期的历史发展,不断改变着突破前人的路径。在此同时,为进一步超越既往成就已出现多种取向。然而自古及今,水墨人物画的兴时俱进始终离不开两个核心问题,一个是怎样有效地扩展精神内涵,另一个是如何以新的方式解决笔墨与造型的矛盾。不找出统一笔墨与造型的新方式,既难于开拓新的意蕴与境界,也无法自立于各领风骚的古今画家之林。

自古以来,中国人物画便形成了两种体格,一为工笔,一为意笔(亦称写意)。在意笔人物兴起之前,占据画坛主流的是工笔重彩人物。当时,墨法尚未自觉,笔法主要是细笔的线描,可称“有笔无墨”。线描则服从于“应物象形”造型观,进而传达对象的精神气质,即所谓“以形写神”。意笔人物画兴起之后,占据画坛主流已是写意山水与写意花鸟,此时,笔法墨法都到了发展,既有了粗放笔法中各种形态的点线面,又有了墨法中浓淡干湿等变化,甚至一笔之内便见墨色过度。不但讲求“水晕墨章”,而且刻意“笔精墨妙”。由于写意观念的深入人心,笔墨不仅要用以“状物”――描绘客观对象的形神,而且同时还要用来“写心”――表现画家的感情个性。相对人物画而言,写意的笔墨与精确的造型便成了不易两全的难题。

人们普遍感到,发挥写意精神,意笔人物大大难于意笔山水。明代徐沁指出:“能以笔墨开拓胸次而与造物争奇者,莫如山水,……非若体貌他物,殚心毕智以求形似,规规于游方之内也。”他又说:“若夫造微之妙,形模为先,气韵精神,各极其变,如‘颊上三笔’,传神阿堵',岂非酷求形似哉?”确如徐沁所见,画人物而不求形似,而对象个性全无,谈何传神;求肖似又势必影响笔墨的随心流淌,又怎么能表现写意精神,实现创作自由?以此之故,元明清数百年间,山水花鸟风行海外,名家辈出,山水更跃居各画种之上,以至有“画学十三科,山水打头”之说。而意笔人物发展迟缓,虽卓荦不群之士,笔墨功深,造型精妙,但实属凤毛麟角。一般的意笔人物画家,为了笔墨写意的自由无碍,疏离了“应物象形”的古典造型观,略于形似,向山水花卉的宽泛图式靠拢,一意“以形写意”,加上选材的厚古薄今,创造的脱离生活,和画法的陈陈相因,指使意笔人物画的主流陷入了类型化的泥沼,丢失了“以形写神”的传统和持续发展的活力。二十世纪以来,志在振兴中国画的人物画家,为纠正明清人物画的流弊,引进了西方的写实主义,开宗立派,渐成主流。这一派大军以素描造型基础,以笔墨(主要是勾勒皴染)为表现手段,使笔墨为严谨的造型服务,务求惟妙惟肖,由之公式化,类型化被抛弃,人物个性得到突出,复兴了“以形写神”的传统,刷新了中国水墨画的面貌,有效地表现了关系国运民生的时代心音。但由于矫枉过正,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精求笔墨的形式美感和写意功能,在全面发挥笔墨传统的妙谛上若有不足。以“现代浙派”领军人物代表的一批画家,继承了近现代水墨人物画取材立意传统,筑基于坚实的素描速写功夫,掌握了高强的人物造型能力,又取法于传统文人写意花鸟画的笔墨韵味与抒情功能,在前辈水墨人物画家勾勒皴染之外,广泛运用点厾,泼墨,没骨和破墨,于是变质实为灵动,成为现代水墨画中更加生动灵变的一支,在一定程度上为写实造型注入写意精神和笔墨美感,提高了水墨人物画的表现力。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来源:环球雅葵艺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