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我要投稿
查看
□ 您的位置:环球雅葵艺术网 >> 扬声器 >> 热点聚焦 >> 曹意强:艺术的构建性与世界艺术史大会
热点聚焦
曹意强:艺术的构建性与世界艺术史大会
作者:曹意强 发表时间:2012-8-20 15:03:48 评论:

  艺术史研究已然发展出丰富的研究模式。研究者们从政治、社会、经济、文化、人类精神等多元角度解析美术的历史和风格形成的原因,然而,这些视角虽然揭示了艺术风格变化的外部成因,但也难免造成这样的结论:艺术创作是由诸如此类的外部环境所决定的。与此对立,艺术研究的另一种理论极端否认外部因素而刻意强调其形式的自主独立。这两个取向都忽视了艺术对世界的建构性作用,即忽略了艺术对我们人类认识世界的建构性作用。许多著名的学者如卡西尔等都曾说过,宗教、艺术和科学是构成人类文明的三个平行方面,艺术决不单单是社会、政治、经济、科学等发展的产物,它也在主动地塑造着人类文明,尤其是通过审美的方式生动地说明世界,改变着我们观看世界、改造世界的方式,由此而塑造着我们的思维方式。这种主动的构建性力量就是我在这几年中反复强调的“艺术的智性模式”,而我同样多次阐述的“图像证史”即是这个模式的重要内容之一。著名表演艺术家卓别林说过:“艺术作品比历史书籍更能提供确凿的事实和细节。”这个说法似乎是对谢赫《古画品录》中的一句话的遥远回应:绘画的作用之一是“千载寂寥,披图可鉴。”美国总统肯尼迪曾断言:“艺术建立了人类真理的基础,它必须作为我们判断的试金石。”唐代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早就阐释了艺术探究自然、探究真理的智性功能:“夫画者:成教化,助人伦,穷神变,测幽微,与六籍同功,四时并运。”这个古老的认识传统,经由宋代的郑樵,一直延续到清代的张学诚。今天,艺术史演化为视觉文化的研究,并将整个世界的艺术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这在某种程度上无意识地强化了对艺术的建构性力量的认识。我们希望通过这次会议,将这种无意识转化为有意识,使美术史的研究更具有深远的价值。

  上面提到的这种无意识的指向,业已成为国际学术研究的趋向,对此,我历年来在为教育部撰写的《国外高校社会哲学与人文学科发展报告》的艺术学科部分中作过详细的介绍,在这次会议上,我想重点论述“世界艺术史大会”的情况,因为我们正在申办2016年在我国召开世界艺术史大会,而且这个国际组织的学术活动与我们今天的会议密切相关。

  艺术是人类用以表达自身对可见与不可见世界的主要智性形式。作为学科的“艺术史”是19世纪德语国家的发明,其主要标志是将之设置为大学的课程,并建立专门的研究机构,如艺术史博物馆。20世纪30年代,德语国家艺术史移植到了欧美,西方艺术史研究中心也随之转向英美,在那里发展为一门生机勃勃的人文学科。早在1873年,世界艺术史委员会(the comite international d’histoire de l’art)在欧洲艺术史学科的策源地维也纳宣告成立,自此形成定期召开大会的常规(起初3年,现为4年一次),此国际组织简称ciha,为不同国家的学者建立了交流最新学术成果的平台。例如,在1929年10月于罗马召开的第10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上,德国汉堡学者阿比瓦尔堡宣读了他的论文,提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研究方法,即通过各种视觉图像,读解他称之为“人类的表达历史心理学”。在演讲中,他批评了当时普遍的艺术史研究倾向,即仅仅关注传世的经典作品。瓦尔堡时代的艺术史家研究的重点领域是意大利文艺复兴的艺术,主要是大师的作品,可以说,正是在文艺复兴研究领域所取得的伟大成就,奠定了西方艺术史学科宏伟大厦的基础,使之在整个自然和人文学科世界里闪烁出独特的光彩。对这个领域的高度关注,也造就了一大批杰出的学者,沃尔夫林、潘诺夫斯基、贡布里希等仅仅是艺术史领域中几颗耀眼之星,而文艺复兴研究的鼻祖瑞士艺术史家布克哈特,则把尚处于襁褓中的艺术史学科转化为视域无比宏阔的文化史,一举改变了整个历史和文化研究的图景。尽管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西方学界开始反叛文艺复兴研究传统,以期拓宽研究的材料与课题,但在人们心目中,文艺复兴研究依然是衡量研究者和学科领域优劣的潜在标尺。瓦尔堡探究图像的方法被潘诺夫斯基等人发展为“图像学”,开辟了研究意大利文艺复兴绘画和尼德兰艺术的新途径,也成为读解复杂而神秘的图像的最富成效的工具之一。

  瓦尔堡本人即是文艺复兴研究领域的奠基者之一,但他正是从研究具体的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图像中深刻体会到,决不能将其杰作与最普通实用的视觉产品割裂开来,并以理解人类文明史上这个卓越的时代。他认为,他时代通行的艺术史仅关注“老大师”和精英艺术,忽视通俗作品,这过于狭窄,而且运用了不恰当的进化理论,阻碍了我们探究“人类表达的历史心理学”。他要致力于修正这种进化类型,从物质和空间的视角去拓展艺术研究的方法论界域。他提出,各种当时并未归入“艺术”范畴的东西如占星术图像、照片等,都应看作是与人类其他文献具有同等效应的文献;只有尽可能整体地考察人类的图像,我们才能窥见人类以艺术表达自身、再现和理解世界的方式与意义,由此通过建构其内在的联系,阐明人类进化的普遍进程。瓦尔堡进而倡导用图像分析的方法,将古代、中世纪、现代世界作为一个整体加以细节处理。他有句名言,“上帝寓于细节之中”。这种以宽广的理论和方法论视野去阐明细小个案的做法,即从细节透视一般理论的探索精神,给与会者极大的心灵震动,其中一位听众是英国的天才人物肯尼斯·克拉克,他23岁所发表的著作《莱奥纳尔多·达文奇》,文思敏捷、洞察睿智,整部书读来如行云流水,让读者在其典雅流畅的文字间时常激发灵感,并惊叹作者竟用寥寥数语便能在读者心中变幻出艺术作品的生动视觉效果和鲜活可视的历史场景。这一点也体现在他那家喻户晓的系列电视节目《文明》之中。他的著作不仅是美术史的杰作,而且是英国文学的典范。迄今为止,研究莱奥纳尔多的著作无一能与之匹敌。连这样一位天才,在听了瓦尔堡在第10届世界艺术史大会的发言后,内心久久难以平静。回到英国后,他在bbc广播电台讲解什么是艺术史,首次向英国听众介绍了德语国家的艺术史学,从温克尔曼讲到现代,进而阐述了艺术史的意义。英国的传统艺术研究重在批评与鉴定,而克拉克接受瓦尔堡的思想,认为对艺术品的探究必须重视其独特的审美和媒介品质,但不能就此停步,应该由此延展到更广阔的思想范畴。他自己身体力行,其所开创的类型研究如《人体,一种理想艺术的研究》,就创造性地运用了瓦尔堡的“情念形式”观念。英国的艺术史在其后的发展中得以开辟新局面,与吸收德语国家的传统密切相关。如今的艺术史有了更宽泛新名称,叫做“视觉文化研究”,其积极的含义在于比以往更关注视觉图像的制造、运用和传播在人类生活和知识创造中的作用,其副作用在于忽视图像的内在美学价值,以及颠覆为区别作品妍媸而发展出来的艺术史核心骨架。重温瓦尔堡的思想和论述,可以纠正这种失衡。

上一页123下一页
(来源:环球雅葵艺术网)
评论区
声明:网友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看法,不代表雅葵艺术同意其观点或是证实其描述。
相关热点
  • 没有相关文章